第43章:不想做,便不做(1 / 1)

鸦雀无声的大殿里,所有人都能嗅到太后身上的火药味。

沈国公用手肘轻触了一下国公夫人,国公夫人当即惊醒。

“太后息怒,和德自小就喜好琴艺,听闻王妃琴艺超绝才大言不惭的开口。”

国公夫人起身赔罪,广袖之下的手还狠狠的捏了一把和德郡主的小臂。

“还不向王妃赔罪?”

国公夫人随后用仅有二人听见的声音,提醒和德太后还在。

和德郡主心里憋着怨,一时竟忘了慕容姒最大的靠山就在高位上。

不情不愿的冲慕容姒福身,语气生硬,“抱歉。”

慕容姒唇角抽了抽。

愈发的觉得和德郡主是个没脑子的人,也开始好奇江怀胤那等惊才绝艳的美公子,为何会喜欢这么个猪脑子。

毫不走心的道歉更让太后大动肝火,碍于是一年一度的年关盛宴,在百官面前不好发作,太后板着脸冷嗤,“既然和德自小喜好琴艺,那哀家便洗耳恭听了。”

其他人不知慕容姒的琴艺如何,太后却是知晓的。

她想要看的是慕容姒与江怀胤琴瑟和鸣,慕容姒的哑疾,已经给她带来了不小的闲言碎语,再多几项六艺不精的名声,太后真担心江怀胤会嫌弃慕容姒。

如此想着,太后眼角的余光便不由自主的瞥向江怀胤。

与此同时,心里对和德的嚣张跋扈更加鄙弃。

沈家人,没一个好教养的!

知晓慕容姒琴艺水平的人不多,皇后,也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。

在得知大皇子禁足真相后,皇后已经故意冷着和德郡主。

她使出浑身解数才得以参加今日宫宴,不料和德郡主是个一如既往的麻烦精,皇后已经开始动摇和德郡主和大皇子的婚事了。

正想着,皇后就瞧见太后那冷飕飕的目光扫了一眼自己。

皇后有苦说不出,也更加怨恨太后的青红不分,平平淡淡的冲和德道:

“既然太后想听和德的琴艺,和德,你就为太后献上一曲吧。”

和德郡主无所畏惧,琴艺是她的必修课之一。

虽不达登峰造极的成就,比起慕容姒那个半吊子来说,简直就是大师级别。

当然,和德郡主更加满意的是,终于有机会在九皇叔面前展示自己。

少女娉婷袅娜,双手交握于小腹前,款步走向琴台,浴手焚香后,青葱十指轻轻搭在琴弦上。

深深的看了一眼距离琴台最近的江怀胤,和德郡主眼底饱含浓情,开始弹奏。

慕容姒对其他琴律不甚熟悉,和德郡主弹奏的《凤求凰》却是古今中外都知晓的名曲。

心底混杂着细微的钦佩,和一丢丢的惋惜,聆听着和德郡主对自己夫君的“表白”,慕容姒心底泛起一股不自知的排斥感。

偷偷瞄了一眼江怀胤,见他根本不为所动。

慕容姒的心情,也搞不清状况的晴朗起来。

和德郡主的演奏,技巧上不够引人注目,胜在附着了无尽的思念与惆怅,隐隐之中还带着一丝爱而不得的悲凉之情。

使她的弹奏更加游刃有余。

在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同时,大殿中不知从哪里传出一声清脆的掌声,带起了所有人的赞叹。

轰鸣的掌声在大殿里回荡,慕容姒也不自觉的想要抬手,可想而知,和德郡主的献艺必定是今晚最出彩的节目。

“倒酒。”

就在慕容姒即将拍手叫绝的瞬间,江怀胤清冷的声音顿时砸进耳朵里,她连忙止住动作,条件反射的拿起酒壶,为江怀胤斟满。

与此同时,和德郡主也走下琴台,路过两人席位时,正巧瞥见慕容姒讨好江怀胤,并拉走江怀胤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。

她故意的!

和德郡主恨得暗暗磨牙,顿住脚步站在慕容姒身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“王妃,和德已经弹奏过了,不知可否听王妃点评一番?”

突如其来的“求教”让慕容姒哭笑不得。

在外人面前,她还是个哑巴,要她点评,点评什么?

“emm……”慕容姒歪着脑袋,嗯了半天,太后善解人意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“和德!”

“和德!”

“和德!”

这次不仅是太后,就连皇后和沈国公也坐不住了。

好歹慕容姒是摄政王的正妃,如此公然挑衅,即便他们有意包庇,也难免会被江怀胤所记恨。

大殿里的气氛陡然冷了下来。

全场众人都屏住呼吸,不敢去看暴风的中心。

因为那里,有江怀胤坐镇!

江怀胤悠悠的喝着茶,一言不发,脸上的表情喜怒不辨。

沈国公喝道:“和德不得无礼!”

旋即对江怀胤拱了拱手,“王爷息怒,和德只是过于沉溺于琴艺的造就中,无意冒犯王妃。”

皇后附和点头,“和德的琴艺已经很出彩了,本宫很是欣慰。陛下,本宫擅自做主,将陛下的彩头赏给和德如何?”

皇帝也不想宫宴闹得太僵,微微颔首。

和德郡主在集体施压下,强忍心头怨恨,灰溜溜的走回坐席。

转身的一刻,她忽然瞧见悠然自得的黎沐瑶,眼尾微挑,心生一计。

“禀太后、陛下、皇后娘娘,和德冒犯王妃委实不妥,但和德是真心想见识见识王妃的琴艺。既然王妃身份尊贵不得单独献艺,那不如与黎姑娘共同弹奏一曲如何?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太后的面色彻底阴沉下去,身旁丽妃见状,忙为太后倒了杯茶水。

早在多年前,太后就放出风声,慕容姒六艺惊绝,是京中贵女的榜样。

不曾想,如今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一味包庇慕容姒,反而会对慕容姒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
沈国公和皇后亦是抱着同样的想法。

他们为的自当是和德郡主。

若再过多斥责和德郡主,反倒会坐实她挑衅的意图。

皇后揉了揉眉心,决定事后该好好教训一番和德了。

太后喝下一口丽妃送来的茶,垂眸开口,“姒儿,你意下如何?”

不过是与黎沐瑶合奏,想来慕容姒应该出不了什么破绽。

慕容姒大脑晕晕的,她已经开始搜罗脑海里的琴谱了。

正茫然的时候,轻飘飘的几个字在耳边响起,无形之中,让她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自信。

生出自己并非孤军奋战的错觉。

“不想做,便不做。”

江怀突然开口,温和平淡的声音仍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,太后竟在其中感受出一丝微妙的暖意。

她忽然勾出浅浅的笑意,对年关宫宴的诸多不满,也在此刻烟消云散。

慕容姒茫然的看向江怀胤,察觉到她的目光,江怀胤微微侧头,迎上她的目光。

她的眸光清澈如泉,闪耀如星,不知从何时起,少了曾经的畏畏缩缩,在潋滟的波光下,总是荡漾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坚定。

江怀胤幽深的眸里,没有阴谋,没有威胁,没有嗜血,什么都没有,平静的看着她,鬼使神差的说了句:“有本王在,没人能强求于你。”

慕容姒冲江怀胤莞尔一笑。

缓缓起身,整理衣裙,走向琴台。

有些真相,是该找个合情合理的场合,公之于众了。

最新小说: 斗罗:唐三是我哥 高考落榜当保安,我少走三十年弯路! 于是和爱豆恋爱了 霍格沃茨之最强傲罗 暗恋如靥 超级度假村大亨 正直的候选人 野火灼情 华娱之生于1988 一品天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