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oso小说网 > 科幻灵异 > 北魏武侯 > 第七十八章 开始查账

第七十八章 开始查账(1 / 1)

能审查案件的都不是蠢人,张宪宗仔细对照着账册和芸香写的东西,花费了一些时间,居然破解了芸香书写的内容。

张宪宗嗤笑了一声,把账册仍在书案上。

“虽然本官还看不懂她在做什么,不过她写的这些明显是账册上所记的收支的钱物数量和时间。只凭这就能查出这账册的问题?她把廷尉府想的太简单了。”

“确如少卿所言。那丫头不过丫鬟出身,就算懂些账房的学问,居然敢到廷尉府卖弄。”

娄超恭维着说道。

张宪宗斜了娄超一眼。

“我说的是沈兮瑶。”

马屁拍在了马蹄上,娄超尴尬的笑了笑,不再多言。

薛青比较谨慎,上前拿起账册和芸香所写的纸张仔细对照着查看。良久才开口道:“少卿,为何她将调入的钱物都记在了十字的一方,调出的钱物记在了一字的一方?”

张宪宗也不藏拙,大方的承认。

“这个本官还看不懂。或许这就是她独特的方式。”

深夜,沈府后宅。

芸香端着些水果送到沈兮瑶的闺房中。看见正伏在书案上翻看着一摞纸张身影,便知此时出现的肯定不是自家小姐。

穆建明一边翻看着沈兮瑶记录的今日发生的事情,一边吐槽。

去少府监就去少府监,起码把少府监大概画出来吧。结果纯文字描述,一点儿也不直观。

至于沈兮瑶在纸上抱怨他,并没有把钉马掌的详细过程记录下来。穆建明直接选择了无视。

钉马掌他也不回!

听到芸香的动静,穆建明抬头问道:“怎么样?能看出账目有什么问题吗?”

芸香摇摇头,放下托盘,从袖中抽出一卷纸递给穆建明。

原来芸香把账册誊抄了两份,一份留给了廷尉府,一份带了回来。

“账目往来都很正常,调入调出的钱物账目上都是一致的。按照你教我的那些,看不出有什么问题。”

“高手啊!”

穆建明摸着光洁的下巴感慨道。

随后便接过芸香誊抄的账目大致查看了一番,看着熟悉的阿拉伯数字,穆建明哀叹了一声,把账目又还给芸香。

“单单这几张纸还看不出来。等把几个衙门的所有账目都誊下来,一比对就能看出问题。数据时不会作假的,除非数据本身有问题。”

说话间穆建明想到了什么,又从芸香手中把那一卷纸拿回来重新查看。

“果然有问题。”

过来好一会儿穆建明才放下账目。

芸香惊讶道:“你看出了有何猫腻?”

穆建明没有说,又把账册递还给芸香。

“是有一些,不过现在说这话还太早,还不能告诉你。等你把账册都抄回来再说。”

芸香撇撇嘴,接过了那一卷纸。

“对了。今日府中还收到一封给小姐的信。小姐看后有些发怒,几把就把信撕掉了。”

“哦?”

穆建明疑惑的翻了翻沈兮瑶留下的信息,并没有发现这件事。

“信里写了什么?”

芸香从怀里取出几张撕碎的纸递给穆建明。

“我也不知,我只是悄悄的把这些碎纸收了起来。”

穆建明接过那些碎纸,有些玩味的看着芸香。

“怎么现在愿意帮我了?”

芸香低下头嗫嚅着道:“你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沈家好,为了小姐好,我知道你是个好人。所以……”

穆建明嘴角抽了抽。

好人卡来的太突然了。

心累的挥挥手。

“好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芸香低着头行了一礼,退了下去。

穆建明疑惑的看了看芸香。这丫头原来可没这么客气。

穆建明并不知道,芸香之所以如此,都是因为他给芸香争取来获得官身的机会。不但脱了奴籍,还能做官,给予身份上的承认。

穆建明耐着性子把信拼好,看完信后,他也有些生气的把信揉成了一团,恨恨吐槽。

“李匡这个家伙!是!我拿你当工具人,没拿你当兄弟,可你也不能想着泡我吧?”

其后几天,芸香每天都是日上三竿后,才坐着马车带着护卫去廷尉府报到,太阳稍微西斜就离开廷尉府。

自以为看破芸香的娄超薛青二人,每天看着芸香,都是一副你以为我们在第一层,你在第三层。结果我们却是在第五层的表情,俯视着芸香的所作所为。

鸿宾馆中,南楚使团众人正在收拾行装。

南楚使团也终于要走了。昨日的时候,胡家、吴家、徐家答应的三十五万贯钱财终于全部押解进京交给了王维仁。

这要比胡世昌之前所说的一个月要提前了不少。原因也是和吴立锦的一样,都是两家分别从各自在大魏留下的一些买卖铺面中调集过来的。

只等王家的十五万贯到达,王维仁就能回家了。算算日子,王维仁派出的第一波报信的人应该已经快回去了,蜀国使团也差不到走到汉中了。

陈瑞元自从给蜀国、后秦送行过后,就被胡世昌下令软禁起来,不能再外出走动。每天做好工具人,应对鸿胪寺官员看望。

其实鸿胪寺的官员不仅仅是看望,也是一种监视和保护吧。

毕竟一国太子要是死在大魏,就算大魏有理,可也堵不住悠悠众口。

在南楚使团成员占据的一座跨院中突然传出“哗啦”一声响动。

紧跟着有人询问:“翰山兄,怎么了?刚收拾好的东西你怎么又全弄乱了。”

“子昭兄,你说我们千里迢迢来大魏是为了什么?珩源兄几人赔上了性命,我们呢,数次被人家羞辱!”

“哎!”

一声长叹。

“也不知珩源兄几人魂归故土了没有?”

对于胡世昌千里送人头的行为,南楚使团中不理解的也有人存在。

“砰”的一声,房门突然被人从外边一脚踹开。

徐良秋黑着脸走进来,身后还跟着同样面色不善的吴立锦。

屋里正收拾东西的几人,连忙起身行礼。

“见过两位公子。”

徐良秋面色稍稍缓和,环视一圈瞪着几人。

“一个个口不择言都胡乱说些什么?”

屋里的几人大气都不敢。之前一直抱怨的那人额头青筋暴起,抬起头正要说话,衣摆却被好友死死拉住。

见无人出声,徐良秋和吴立锦两人才离开。

走出几步之后,吴立锦才劝道:“徐兄,这样压制是没用的。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道理。你应该知晓。”

徐良秋叹口气道:“我自是知道。今日听到这些声音是幸亏是你我,也得亏今日胡世昌出门,不然这几人少不了一顿责难。”

“是啊!虽说避着咱们几人,可最近类似这样的说法逐渐多了起来。”

“这不是要启程回去了么。当初来大魏的时候,这些人一个个心高气傲,看不起大魏,都想着能人前显圣,把大魏当做踏脚石,欲扬名天下。抢破头才挤进这使团里,结果却成就了别人,成了别人的踏脚石。换了谁心中都会愤懑不已的。”

“是啊。要不是你我详知整件事情,说不得我们也会怪罪胡兄,也要抱怨一番。”

“哎!现在只能感叹造化弄人。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一点儿也不假。”

徐良秋和吴立锦两人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,吴立锦又问道:“胡兄今日不在鸿宾馆中?”

徐良秋点点头。

“和那妖女一起出去的?”

“应该是交接隐于大魏暗谍的事情吧。”

想到依依那天生尤物,吴立锦心中一片火热。

“也不知胡兄什么时候能把那妖女拿下?到时和胡兄讨来,你我也能二人也能尝尝滋味。”

徐良秋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吴立锦。

“吴兄,你家中的注意力多在经商。对于江南有些人物了解不多,你才有此一说。你要是知道那妖女的跟脚来历,就不会这么说了。”

“哦?还请徐兄解惑。”

“那妖女乃是百水谷东方谷主最小的徒弟。她年纪虽小却尽得真传。别的不说,百水谷各种奇奇怪怪功能各异的丹药,她身上基本都能找到。这样的人别说是胡兄,就算胡兄他爹也不敢轻易染指。”

徐良秋继续说道:“那百水谷以药物扬名,据说既可生死人肉白骨,又可让人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。而且东方谷主的武功也不可小觑,不然也守不住偌大的基业。”

吴立锦吞了吞口水,显然他是知道东方谷主的名声的。然后强行转换话题道:“徐兄,你说那李桓值得胡兄如此重视吗?”

徐良秋摇摇头。

“对于这方面我可不知道。”

洛京的城西是整个洛京中最鱼龙混杂的地方。

城西的道路两边是鳞次栉比的商铺青楼酒肆。而在这些酒楼背后,则是一片低矮逼仄的民宅。

从西域来的胡人,西秦蜀国的逃人以及从魏国西面流落过来的人都汇集于此。

在这其中有一座木制二层小酒楼。

酒楼门口上挂着一个普通的匾额,匾额上也是很普通的一个名字,客来居。

客来居的二楼一个包间里坐着一个人。

面对满桌的酒菜,许渊只是挑剔的尝了几口,就兴趣索然的放下了筷子。

显然已经吃惯了光禄寺美味的许渊,对于这种酒馆里的饭菜满眼鄙视,不屑一顾。

等了好久,年久的木质楼梯终于传来“咯吱咯吱”的声音。许渊精神一震,他等的人终于来了。

最新小说: 三国从救糜夫人开始 战国:开局造热气球惊呆赵王 折金枝 秦功 妖孽皇太子 大汉皇帝 烽火山河 大宋节度使 远古大巫一心想种田 大明18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