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章 神霄宝镜(1 / 1)

奇士府接手静观县的桉子已经有旬月,只是进展却不甚尽人意。</p>

搭上一位宗师,以及若干好手的性命,也不过是堪堪摸索出来聻杀人的规则,至于制约它的手段更是无从提及。</p>

两成把握?</p>

不过是给自己留块遮羞布,说得好听一些。</p>

裴妙德见邱詹光一副支支吾吾的模样,心里登时就有了数。</p>

这些人是指望不上了。</p>

“禀大人,我等也非是一无所获,金刀门的张前辈总结观察出两点,其一,那东西对于注视异常敏感,任何形式的关注都可能会引来危虞。”</p>

用眼睛看是关注,用耳朵听也是关注,甚至就连裴妙德散开的神识也是一种体现。</p>

裴妙德点了点头,总算是明白自己为何会是第二个中招的。</p>

瓢泼大雨模湖了众人视线,却唯独不会影响到自己的神识,自己又是肆无忌惮地用神识扫视,那东西不来找自己又能去找谁呢?</p>

“第二点,回应,那东西极擅长迷惑,似有百千面貌,俄顷扮作芊芊淑女,亦或是亲近之人,故又被我等起名为百貌,假作真时令人防不胜防,而一旦回应了,便是死期将至。”</p>

眼下奇士府在静观县修为最高的就是自己,倘若慎妖司这群人铁了心要让他们去探路,自己小胳膊小腿的,还能拗得过谁不成?</p>

邱詹光有意想要体现自己的作用,奈何知道不多,绞尽了脑汁也堪堪想出上面这两点。</p>

或许那位张前辈知道的更多一些,只是他老人家早就折在了聻域,那些秘密也都随同他一起被埋进了坟墓之中。</p>

“张前辈,此人是谁,又在何处?”</p>

见邱詹光磨磨唧唧了半天,也没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,裴妙德有些不耐烦。</p>

“禀大人,张前辈就是人送外号封浪刀的张若潮宗师,他老人家前不久刚,刚遭了城外那东西的毒手,非如此,奇士府如今也不至于让我一个微末修为的人来扛大旗。”</p>

张若潮就是唯一一个死在聻手上的那位倒霉宗师。</p>

裴妙德不禁哑然。</p>

他过去也不是没听说过此人名声,毕竟金刀门可是最早遣弟子入世的门派之一,更是大王兄裴本济的有力支持者之一。</p>

谁成想便宜还没捞够,就把自家仅有的两位宗师之一给搭了进去。</p>

难怪现如今静观县做主的,居然只是一个高不成,低不就的伏虎武者,论实力,未必及得上裴妙德手下这群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人屠。</p>

奇士府虽是官家衙门,可是那些武林中人都是桀骜不驯惯了,哪里又肯听裴守谔一个无权无势的王子挥使。</p>

<a id="wzsy" href="https://www.ranwena.net">ranwena.net</a></p>

山头林立,张若潮还在时尚且能以宗师之威镇压不服,一旦身死道消,谁还不是个伏虎武者,又哪里肯听邱詹光的话。</p>

裴妙德心中了然,一切过去没想明白的事如今也都迎刃而解。</p>

聻一出世,事关重大,他方才还在疑惑奇士府怎会支派一个宗师出手,如今看来怕不是此番来的都是奇士府中的刺头,都是被自家二兄卖来当炮灰的。</p>

既然奇士府是指望不上了,裴妙德敛目深思片刻,心中当即有了决断。</p>

“如今百貌遭受重创,是收容的最好时机,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,下次再想收容百貌那便是难上加难。”</p>

说罢,从怀中取出一尊紫金钵盂,同时咬破手指,弹出一滴圆润沉重似汞的血珠。</p>

“吴兵道,你持此物替本官掠阵,一旦百貌出现,便将钵口对准此獠,机会只有一次,千万莫要分神,你可能担此任?”</p>

今日一事,吴兵道的忠心已经得到了裴妙德赏识。</p>

所以才将这个重要的任务交付到他的手中。</p>

“属下便是身死,也定不负大人嘱托,若有纰漏,直管将属下的脑袋拿了去!”</p>

吴三晃小心翼翼地接过钵盂,赌咒发誓道。</p>

小小的一方钵盂,入手却似有千斤重,若非吴三晃积年打熬筋骨,又得裴妙德这位先天宗师指点迷津,一身功力大涨,怕不是要闹出洋相。</p>

裴妙德随即传音入密,将催使钵盂的口诀传授他。</p>

他有降魔杵护身,又有天眼神通,想要保命却不是什么问题。</p>

唯独有一点只得注意,那就是现场能够伤到百貌的只有自己一人,倘若那东西眼见不是对手,想逃走的话,其余众人也未必能够拦住。</p>

这也是裴妙德让吴三晃持镇器在一旁掠阵的原因。</p>

“左千户,你与其他人兵分两路,一路协助奇士府的兄弟在城中巡视,以防那东西声东击西,一路持宝镜,时刻对准本官消失的地方。”</p>

裴妙德这句话,其实是信不过奇士府的众人,生怕他们在背后搞什么幺蛾子。</p>

至于宝镜,也不是寻常器物,乃是被裴妙德在背面篆刻写了神霄符箓的法镜,两两相叠可以使威力翻上一倍甚至还都不止。</p>

纯阳之气和神霄冬雷,虽然不能置聻于死地,多少也能造成一些伤害。</p>

届时未必不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</p>

左千户接过手中法镜,翻来覆去,看上去都不过是一面普通镜子,除了北面刻上些许鬼画符,并无甚稀奇地方。</p>

“以指心叩符箓,心中默念——九天玄刹,化为神雷,煌煌天威,以镜引之。”</p>

左千户将信将疑,顺着裴妙德的话语,心中也正好念完咒语。</p>

煌煌——</p>

当即有一道惊雷落下,沿着宝镜照耀的方向炸开了满院银白色的电弧,看上去甚是唬人。</p>

所幸左千户遵照裴妙德叮嘱,没有将镜面对准人,方才没有酿成大祸。</p>

即便如此,宝镜的威力也端是令人瞠目结舌。</p>

一些祭器是能够做到这些,甚至威力远不止如此,可那都是万里挑一的精品,又哪里像裴妙德这般一拿出来就是数件。</p>

“此物中存有本官的真炁,不过也只能供你们使用上三五次,你们也别想着节俭,这些真炁用不了多久就会溃散,届时便与普通的铜镜再无什么异样之处。”</p>

裴妙德哪还看不出这些人的想法,当即给众人泼了一盆冷水。</p>

最新小说: 我真不想当奸臣 横炼爆诸天 方寸山悟道,我衍化天帝妙法 苟在修仙世界肝熟练度 天盗有缺 我在北镇抚司看大门的日子 风雪狐妖志 天道玩家玖玖六 我可是正派剑仙 化龙成神:从青蛇开始